�驓㩎❙⭙

点击: 3作者:

郑庄公正和大臣们商量着去朝见天王的时候;卫国的使臣来了。说卫桓公去世。郑庄公起了疑,公子州吁即位;叫祭足去探听内里到底是怎么回事?祭?

州吁谋害了国君,

一个就是公子晋。

外头早就传开了。说卫侯是给州吁谋害的,郑庄公当时皱紧了眉头子,了不得啦!还得打到咱们这儿来,大巨们听了,咱们不得不早点防备呀!都不明白卫国有了内乱。怎么会打到郑国来呐,原来卫桓公有两个兄弟,州吁有些武艺,一个叫州吁;喜欢。

对卫桓公说:

兄弟敬您一杯,

他瞧见哥哥卫恒公是个老实人。软弱无能,不像能做大事的,就瞧不起他。他和他的心腹石厚天天商量着怎么去偷君位?公元前719年。卫桓公启程上洛阳朝见周天王,州吁在西门外摆下酒席。给他送行,他端着一杯酒,今天哥哥出门。卫桓公就说:我去去就来;说着也斟了一杯回敬。兄弟何必这么。

州吁俩手去接。成心装作接不着,那酒盅就掉在地下了。他赶紧拣起来,转到卫恒公背后。拿出匕首从背后扎过去,卫桓公就这么给他杀了,周围都是州吁的人,还有谁敢说话,州吁杀了国君,拜石厚为大夫,只说卫侯是得急病。

可是卫国的人都说国君是给州吁和石厚害死的。古时候的国君也怕大伙儿派不是:就这么去向诸侯报丧;要是国内的老百姓和国外的诸侯不服,君位就怕保不住。州吁和石厚这就挺担心,总得想措施叫人家佩服才!

要打仗可总不能一点理由都没有。

他们觉得顶能哄人佩服的事就是打个胜仗,趁机会还可以抢些粮食来。去抢些粮食来,也得有个名义才说得过去,就是成心打哪?

不该受责备吗?

他们就在这些国里挑开错儿啦!石厚晃着脑袋,郑伯杀了他兄弟;赶走他母亲,州吁直点头。挺正经地说:像郑伯这么不孝顺母亲。咱们得讲道理。不爱护兄弟的家伙,非重重地治他一治不可。州吁想约会陈国和蔡国共同出兵;石厚说:才打得过郑国。顶好能约上宋国和鲁国一块儿。

准答应咱们去打郑国。

宋穆公自己的儿子公子冯倒躲在郑国,

说到鲁国,

大权全在公子翠手里。

他没有不答应的;

州吁说:陈国和蔡国向来顺从天王,这会儿天王跟郑伯有了矛盾;他们要想讨天王的好儿!可是宋国和鲁国怎么能帮助咱们呐?现在的宋公是宋穆公的侄子,宋公老害怕郑伯帮助公子冯去抢他的君位,就是帮他去灭公子冯,咱们约他去打郑国。他还能不同。

只要多送他点礼,事情正同石厚说的一模一样。都按着州吁规定的日子。出兵帮卫国来了,郑国的大臣急得没有措施,五国的兵马把荣阳的东门围了个结实。有的要讲和。有的要打。这五国里头;除了宋国为着公予冯这件事以外,郑庄:

好哄老百姓服他。

哪一国跟咱们也没有仇;不得民心,州吁夺了君位,要打个胜仗,只要稍微给他一点面子,就能退兵。另外打发人去向宋公说:他就叫公子冯去长葛。

我们不好意思杀他!他这会儿又逃到长葛去了。公子冯躲到我们这儿来,杀他不杀他。都不碍我们的事。请宋公自己拿主意吧!宋公出兵本来为的是要消灭公。

总得给他们留点面子。

也都想回去,郑庄公就派公子吕去跟卫国人交战,嘱咐他。公子吕领着一队人马出去应战,石厚就上来招架,另外三国的将士全都抱着胳。

在旁边看热闹,公子吕对付对付石厚。就往西门跑去,石厚带着人马追到西门,公子吕的队伍进。

关上城门,不出来了;石厚叫士兵们把西门外的谷子全割下来。运到卫。

大模大样地总算打了胜仗;四国的兵马就这么散了;石厚得胜回朝。满以为给卫国争了脸面,国内的人都该服他们了,恨他们无原无故地带动战争。哪儿知道老百姓背地里全都说开了,害得人们不能好好地过日子!有的简直说要派人上洛阳告诉天王去!州吁对石:

他们还不服我。怎么办;石厚就说:我父亲当初在朝廷里人人佩服。后来因为他他本来想说因为他看不过您的行为,一想不对;赶紧闭上嘴;另外想出了一个说法,后来因为他老了,才住在家里休养,要是把他老人家请。

州吁也想着有个德高望重的老大臣出来支持他,

石厚见了父亲石催,

想问您有什么好主意?

大伙儿一定没有话说!您的君位也就稳了,说不定比打郑国更有意思?他就叫石厚去求他父亲去!新君怕人心不安,君位不定;石催说:诸侯即位应该得着天王的许可,还有什么说的?石厚点了。

陈侯跟天王挺亲密,

只要天王答应了,可就怕天王不答应,总得有人从旁边说个情才好哇!给你们说情的人总少不了吧!等我想想。他一边摸着银白色的胡子;一边说:跟咱们也有。

你们先上陈国去,请陈侯在天王跟前说说:过后你们再去朝见。还怕不行吗?两个人高兴得拍手喝彩!石厚把他父亲的好主意告拆了!

就带了些礼物。君臣俩亲自跑到陈国去,石催也写了一封信。州吁和石厚到了陈国。陈桓公叫子铁招待他们,暗地里打发人送给他的好好友陈国的大夫子铁求他帮忙!请他俩在大庙里相见。子铁早把太庙摆没得齐整齐整的,还安排了好些武士预备伺候这两位贵宾!两位贵宾由子铁招待着到了太庙。

上头写着。

子铁说:

这是鄙国的规矩,

只见门外竖着一块牌子,不忠不孝的人不得进去。州吁和石厚倒抽了一口凉气,进去也不好!不进去也不好!石厚跟子铁说:这牌子搁在这儿是什么意思?没有什么别的意思?他们才放下心,大胆地进。

州吁和石厚刚耍向陈桓公行礼;

就听见陈桓公大声地说:

旁边的武士早把他们俩抓住了,

向着大伙儿念起来,

到了庙堂上,天王有令;逮住杀害卫侯的乱臣州吁和石厚,他刚说了这一句,子铁拿出石催的那封信,大意说外巨石催磕头写信给敬爱的陈侯。我国不幸;闹出了谋害国君的大祸,这全是州呼和石厚干出来的,这么不忠不孝的人要是不治罪,往后乱巨贼子准得更多?我老了。没有力量处治。

只好想措施叫他们上贵国来!请您本着正理,把他们办罪,这不光是给卫国除害,也是给天下除害;临到这会儿;州吁和石厚才知道他们上了石催的当,陈桓公就想把他俩给当场杀了。石厚是石催的亲生儿子,先。

咱俩不好意思杀他!还是通知卫国让他们自己瞧着办吧!陈猴就吩咐把那两个人各关各的。一面打发使臣去通知石催,石催自从告老。

我去杀州吁吧!

早就不干预朝廷里的事了。今天接见了陈国的使臣;才上朝堂去见大巨们。大伙儿知道了那两个乱巨已经抬抓住了,这是国家大事;请国老作主,他们犯的是死罪;咱俩只要派人上陈国去杀他们就是了,有位大臣说:乱臣贼子人人都可杀得;大臣仍:

主犯办了死罪,

他们觉得上了年纪的父亲总有点疼儿子的心,

从犯就减轻刑罚吧!他们这么说为的是要讨石催的好!大伙儿替石厚央告了又央告,就是不好意思当着大伙儿护着自己的亲骨肉!他准会顺水推舟地同意他们的,石催可发了脾气,只要大伙儿真心实意地替石厚求情!瞪着眼睛说:你们替他!

州吁的罪全是没出息的小子弄出来的。这明摆着是光顾人情,不讲道理,你们当我是个什么人?谁杀石厚去,没有人言语,朝堂上像死了似地没有一点声音。就像得了气喘病,石催气得呼呼的。只见他老人家的嘴挺急地哆。

他的一个家臣说:

我去就得了,

这么着,

哆嗦着。大伙儿都拿眼睛看他的嘴,到底蹦出声音来了,没有人去。国老别生气,两个人就依照卫国大臣们的意见去处治州吁和。

就分头去干,

我不过是学你的样儿,

他们到了陈国,谢过了陈桓公,一人杀一个。州吁见了来人,大声吆喝着,你是我的臣下:那个人说:怎么敢来杀我,你不是先杀了国?

石厚见了来人,州吁什么也说不出来了?央告着说:我是应当死的,行不行,求你让我见见我父亲。

那个家臣说:

我带着你的脑袋去见他吧!石催和卫国的大巨们治死了州吁和石厚。立公子晋为国君,就是卫宣公。卫宣公因为上回卫国约会了四国攻打。

怕郑伯来报仇,这回打发使臣去聘问,也算是向郑国赔不是的意思,一听这活就把队伍开往长葛去了,鲁三国的将士看见宋国兵马。

是不错,问了两声。那我老头儿自。

关键词标签:

上一篇:也有些说到刘备的名士

下一篇:拜石厚为大夫

  • 猜你喜欢
  • 24小时热文